2017,西行散记

如果不算还在返京途中逍遥的两位,当我们在北京顺利卸车的时候,首届GS游骑兵大越野国内版已顺利结束。

我一直坚持“骑摩托车这种事不适合所有人,特别是长途探险旅行”的观点。
做为曾经带队8年的前摩托车旅行全职领队,在尚不算漫长的职业生涯里我目睹过几乎所有可能的意外:从烧毁的离合片到意外坠山。
幸运的是,所有客户都离发生严重伤亡事故尚有一线之差。

国外的旧同事们就没那么幸运了——毕竟在36年中,行程超过180个国家地区的旅行里,总有足够的机会犯错。
因而对于国内群体,我一直在摩托车旅行组织中持保守态度,包括从2015年延展至今的GS游骑兵系列活动。

与周末的巡猎活动不同,大越野的国内外版都是不超过两周的长途骑行。
除了我本人,此次同行的只有另外5人,属于比较舒适的小团队
摩托车的承载短板,注定了与公共交通工具或者汽车自驾旅行不同,不适合阖家出游。
而长途探险旅行尤其不适合普通家庭:在未知的道路上,后座负担会变的尤为沉重。

因此,对于工作、家庭兼需照料的成熟人士,能够参加长途旅行的时间愈发有限。
这次旅行全员委托克林伯物流将摩托车运送到出发城市张掖。
免去不必要的舟车劳顿同时,也让我们保留重要的时间投入工作和陪伴家人。

每一次出行,我们开始需要更加复杂的原因或理由,而不再仅仅是“某条路”或者“骑到”
最初的目标,定在了祁连山:夏季正好是甘肃青海气候比较适合旅行的季节,无论降水带来的湿润或是适合骑行的温度。
另一方面,祁连山也是裕固族仅有的游牧范围,尽管近几年这种生活方式已在逐步消失。

出发前依例推选徐鹏担任财务主管,所有参与者提前缴纳部分食宿、加油费。
老户外出来的加菲,虽然是首次参与GS游骑兵活动,也因为这种熟悉的AA团队旅行方式很快相处融洽起来。
也正因为加菲的临时决定,准备依例承担道路保障车角色的我,及所有其他成员都轻松了不少。

但是这种基础的协作方式,在应对更复杂环境的时候可能无法提供足够的支撑。
商业化的高效工具,就是有力的补充。
在张掖落地开始,每天晚上的住宿,都是中午根据当天的行程由徐鹏在手机上预订。
详细的个人开支,也在手账APP中记录核算。
这样,即便是几个人的自助旅行,也得以接近旅行社的舒适。


全站内容启动捉虫奖励计划!具体规则请点这里
关注GS游骑兵活动请搜索微信号:GSRanger
在知乎关注我或向我提问。


任江浩

任江浩

BMW摩托车国际认证(非宝马中国认证)培训师·公路&越野 | GS游骑兵联合创始人

相关阅读

error: 注意: 如需转发本网站内容,请电邮联系info@advmot.com 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