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进的耳机包与燃烧的刹车

如果你找不到合适的蜘蛛蛰自己一下,把自己的工作按照标准做到位,或许就拯救了这个世界。

2017年5月22日,北京飞往兰州的CA872航班在落地后,检查发现前起落架轮舱处挂有一个有Ameco的耳机包。由于北京降雨较大,勤务员未按规程操作,将耳机包悬挂在机下防雨,导致此事发生。
因而,这只耳机包被调侃为最努力的工具包:100多节的风也没把包吹走,落地的抖动也没把包震掉,为了飞行,工具包都那么努力。

幸好,她不是我的初恋。

相比CA872的乘客,1994年6月6日WH2303航班上的146名乘客及14名机组人员明显没有这么幸运。
多年之后,这场噩梦终于得以逐渐呈现在公众的视线内,然而依旧多为行业之外的民众所不知。
这起国内死伤最惨重的空难,在百度百科上也有相应的词条:西安空难,相关的介绍请自行搜索。

之所以我对此一直耿耿于怀,皆因同班女生的父亲,就是机上119名国内乘客之一。
那种失去了灵魂的双眼,是青春期永远无法磨灭的记忆。

我前面说的幸好,并不是指我自己——否则现在那些吊儿郎当的维修工,就不是在这里被我骂,而是铁定被我打,往死打。

而我对机械维修的近乎偏执,现在回想起来,却似乎源于这起事故:时任作战参谋的姨夫,参与了对现场的封锁与搜索。
加上航空航天系统内的亲属,令仍在高中的我得以接触一些迄今依旧无法验证的渠道传出的信息。

仅仅根据公开的信息,追溯事故的根源,就已经有一种令人发指的愤怒。

固然那两个机尾插头在设计没有采用防错设计,但是各个插头与对应的插座上均有相应色标。一名从业10多年的电气工程师带着2名助手进行维修操作,却将两个插头插反。

负有专职检验职责的值班主任,不仅没有对维修过的设备进行检验,而且在维修人员尚未完成任务的清况下,竟然在空白的执行任务单上先行签字同意飞机放飞,而后提前离开自己的岗位。

由于值班主任已在执行任务单上签字同意放飞,且已先行离开了工作岗位,3名维修人员在仅仅进行前两道检测程序(这两个程序检测不出插头插错)未发现问题的情况下,离岗而去,没有进行极其重要的第3道检测程序——性能参数测定,致使相互插错的两个插头再次未被检测出来。

当飞机升空转为自动控制开始失控后,拒绝执行机长下达改为手动操作指令的随机电气工程师,大约是这起空难中死的不冤枉的唯一。

3个维修人员、1名主任,加上随机电气工程师。
这4个活着和1个死去的人,都可能拯救被毁掉的上百个家庭。
——只要,他们中的任何一人把自己的工作按照规范做对了。

而在维基百科的相关词条中,还有一条与我接触到的未经证实来源相符的信息:此外,这次维修也不是在认可的设施中进行。
如果这种消息属实,那么最根本的环节则在于,没有依照规定进入机库进行操作,而是在停机坪上打着手电。手电的色温导致的颜色偏差,则很可能是导致没有正确识别色标的重要原因。
——否则,所有的图-154早已全部失事。

与之类似的,12个月内开始冒头的各种摩托车维修责任事故正在上演,包括近期的2起不规范操作导致的后刹车燃烧。
这些还仅仅是我和GS游骑兵所接触到的范围内,以全国而言,不知还有多少水下冰山……
如同撞上泰坦尼克的巨大冰山,这个世界上绝对没有单纯的偶然。随着我此前关于市场的“16个月”的预测被逐一印证,销售受阻的情况下,售后正在承担愈加不正常的经营压力。

无法保障一张空床的急救室,在试图提供更加高频的服务时,只会造成更多的医疗事故。

而有限的服务资源,必然将一部分车主分流至其他未经培训的维修场所。
如果没人生下来就会拧螺丝——特别是也没有一个会拧螺丝的老爹——找这种维修工就已经不仅是拿自己的摩托车开玩笑了。
这一点,也从GS游骑兵会员的一名朋友近期从异地收回的一台二手GS上得到了良好的印证。

如果你不想拿自己的钞票和性命对赌,选择适当的服务提供者就是最靠谱的办法:

  • 符合标准的维修场所,你若觉得找人在路边给自己做个手术无所谓的除外;
  • 善其事,利其器。符合标准的工具,以及可靠的维修手册并不是维修间的装饰品;
  • 最重要的,则是尽职的从业人员。

既然目前还没有全自动维修机器人,而且机场都不能保证管理不出纰漏,那么车主手册里的这句话也是BMW摩托车务实作风的体现:BMW Motorrad建议让专业维修厂……对本摩托车进行相应作业。

——其实,你们所追捧的工匠精神,就是每次操作之后能在车主手册上签下自己名字的技师。


全站内容启动捉虫奖励计划!具体规则请点这里
关注GS游骑兵活动请搜索微信号:GSRanger
在新浪微博关注我或向我提问。


任江浩

任江浩

BMW摩托车国际认证(非宝马中国认证)培训师·公路&越野 | GS游骑兵联合创始人 | 新浪微博@ADVMot

相关阅读

error: 注意: 如需转发本网站内容,请电邮联系info@advmot.com 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