寻找曼陀罗·成

做为普通旅行者中的一部分,大多数摩托车旅行者只是用摩托车替代了飞机火车加旅游大巴,或路巡自行车,甚至徒步的交通方式而已。

一个典型的表征,便是对于“进藏X条路”的收集。
他们匆匆的来到这里,在一个个地标前合影留念,
然后匆匆的赶回家里,发表各种文字、图片、影像所构建的“盛大冒险”,
必要的时候还要包括一点“只能留在西藏的故事”。

然而这些“史诗旅行者”,大多已忘却了陈渠珍、张小康、马丽华这些名字,甚至驻藏小二、西达和阿来。

灵魂像风,已经化作往事如风。

2016年一个帝都的仲春午后,Facebook又提起了5年前在下的那场独自旅行,
兼之关于86年那场摄影考察的老照片,也被人从故纸堆中重新翻了出来。
于是,在下开始翻阅多年前的老照片,以及自己的记忆。

关于藏地,最初的接触还是南磨房、北绿野的时代,
至今无法忘怀的还是蛋白质和鲤鱼,虽然当时的文字与人物均已消散。

摩托车与藏地的因缘,缘起大约应当算是郑刚同学最初骑着后来被称为“卑斯”的老Honda的那趟旅行。
——现代旅行者大部分不知道、也无法想象的,就是在G109与G219完全没有黑化、补给匮乏的时代,一场摩托车的单人旅行是什么样子。
——同样无法想象的,是今天走在已经几乎高速化的G 318上的时候,甚至近在2007年的时候,还有部分路段是靠巨大的圆木,而非钢筋混凝土,在临江峭壁上拓宽的。

至于在下自己,这些年却是剪不断的种种纠葛:

04年稀里糊涂的来了半场“说走就走”的不靠谱旅行,把F 650 GS骑下了壶口瀑布颠簸不平的河滩,在喧嚷的游客中突然觉得无比的孤独;
拉基山口被融雪后的泥泞折腾的几乎绝望之后,霍然开朗柳暗花明;
被郑刚的老友次旺,在北京东路的尽头捡到,领到过门不见的吉日,与日后一众有故事的人偶遇,当晚痛饮至凌晨要奋力敲开客栈大门,惹得值班普穆一脸起床气;
在哲蚌寺目睹打啊嘎的传统手艺,看了大半天。

07年骑着工厂试制的欧版大公鸡,带着三彩宝目睹了青海湖的魔幻级闪电;
抵达白坝前便幸运得见珠峰旗云,即便是在雨季;
还有扎什伦布寺转经筒下懒洋洋的得道藏狗。

11年和Malena单人独车从纳木错一头扎进S301;
在上文部被探照灯一样的月亮半夜晃瞎;
用阿尔卑斯式登山法一天转完了冈仁波钦的外环,而刚过卓玛拉百试不爽的雨人命发作被迫强渡;
那冰水的冰冷,依旧是今天最鲜明的记忆。

其他不同时间与藏地的交集,更多的是工作。
虽然经历过谈不上惊心动魄却依旧揪心挠肺的种种,却没有这样鲜明生动的回忆。

或许,
命运中,
藏地与在下,
有一些注定的纠葛。

在十二年的轮转后,
仿佛有一些呼喊,
这段日子越来越强烈,
在内心,
在耳边,
在日间,
在夜里。

这,应该就是宿命的召唤了。

于是,当导演和拉巴同提起“去西藏”的时候,在下决定加入,三个人对着地图制定了大致的路线。

考虑到导演和拉巴与在下的不同时间安排,最初的部分考量被放弃,
包括探索空行母密道的计划,毕竟高海拔登山不是每个人都适合的。
当然,也加入了一部分之前没有考虑的路线,例如此前在拉萨听说的废口岸吉隆沟。

当地图上的最后一个标的被确认的时候,已经到了4月17日。

唯一算做走运的是,导演和拉巴都是一直在骑小型越野车的,
至于GS的基本越野骑行,也加入过一些周末的练习。
于是,G317的旅行就变成了他们的试炼场。

在之后的一周,根据草拟的计划开始准备物资。
如同大多数的旅行者一样,你自问三遍“不带能不能走”之后,大约可以省掉一半装备。
包括两只被很多人挂在顶箱两侧的那种5L油箱,因为自重问题今天依旧躺在在下办公室的架子上睡觉。

不少人会对你说,能把爱好做成工作是一种幸福。
其实只是大多数人把工作当作了爱好在玩而已——其间巨大的鸿沟便是“责任”。
于在下,“爱好”就是今天这个小村子看着顺眼,多待两天晒太阳。
心动就立刻起身,不跑完两箱油绝对不停。

所以“爱好”,就意味着在下并不在意你能否喝下浮着干牛粪的酥油茶,
也根本不用在乎是否有其他同伴要照顾
——跟不上,就分头走好了。

当需要考虑其他人的时候,就因为“责任”变成了“工作”,
与是否直接拿到钞票并无直接的关系,
所以要考虑一路的衣食住行,甚至做好了全程的日历给其他人分享。

结果,就是发现一个挑战:
导演与拉巴仅有10天完成他们的G317之行,尽管他们对此信心满满。
而根据这个结果,在下预定了14号直飞拉萨的机票,依例还是CA4125。

还在老绿野的时代,在下从小五台的各种搜救行动中学会了一件重要的事:

在高原等苛刻的户外环境中首次使用全新装备,和自杀并没有严格的区别。

于是在GS游骑兵的茶山巡猎中,在下一反常规带上了两只并非必要的边箱。
结果就是又精简了经过再三挑选的装备,包括大气罐、三脚架等。

这也是在2016年底,成立GS游骑兵俱乐部之后设定分级活动以及会员制的原因——我们会走的很远,但要一步步来。

出发前最后的日子会变得突然有些轻松,
把Malena II提前10天交给物流,一并还有全部的物资,
包括给导演和拉巴准备的备胎,以及在下的骑行装备。

趁着这段最后的间隙,做点更换饮水机滤芯、修理纱窗,以及收拾院子的家务。
顺便,再研究此前整理的相关资料。

临近出发前3天,在下的担心果然被印证了:导演和拉巴不但在日程上延迟,还遇上了玉树方向的降雪。

而在下登机前一天的最后一个任务,就是又买了4T的备份硬盘背上……


全站内容启动捉虫奖励计划!具体规则请点这里
关注GS游骑兵活动请搜索微信号:GSRanger
在知乎关注我或向我提问。


任江浩

任江浩

BMW摩托车国际认证(非宝马中国认证)培训师·公路&越野 | GS游骑兵联合创始人

相关阅读

error: 注意: 如需转发本网站内容,请电邮联系info@advmot.com !!